<fieldset id='6br6o'></fieldset>

        <ins id='6br6o'></ins>

        <span id='6br6o'></span>

        <dl id='6br6o'></dl>
      1. <tr id='6br6o'><strong id='6br6o'></strong><small id='6br6o'></small><button id='6br6o'></button><li id='6br6o'><noscript id='6br6o'><big id='6br6o'></big><dt id='6br6o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6br6o'><table id='6br6o'><blockquote id='6br6o'><tbody id='6br6o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6br6o'></u><kbd id='6br6o'><kbd id='6br6o'></kbd></kbd>
      2. <i id='6br6o'></i>

            <code id='6br6o'><strong id='6br6o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6br6o'><em id='6br6o'></em><td id='6br6o'><div id='6br6o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6br6o'><big id='6br6o'><big id='6br6o'></big><legend id='6br6o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1. <i id='6br6o'><div id='6br6o'><ins id='6br6o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2. 是誰攪動瞭那顆愛情墨點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7
            • 来源:青青草免费观看_青青草免费手机在线视频亚洲视频_青青草视频app在线播放99

              ■ 一
              周六是姚盛林最忙的日子,一清早他就搬著自己那個要磨破瞭的大箱子,來到科技市場的邊上。打開來,裡面是滿滿的影碟,軟件。
              是的,是盜版碟,這屢次讓姚盛林不好意思,但是站在那裡,他會忘瞭自己的身份。很無奈,他的生活費要從這裡出,父母實在無能為力為他負擔一切瞭,他已經長大成人瞭,他要自己負擔。
              姬絲就是在這個時候出現在他面前的,她高傲,用食指翻動著他箱子裡的軟件,問,有沒有系統盤?
              姚盛林抬眼,看她的裝束,不像是學生,可年齡卻小。心裡鬱悶,卻也委屈,她不過與妹妹年齡相仿,卻可以在周六,那麼閑適地跑出來淘一張系統盤,而妹妹可能還要去地裡勞作。
              於是這不滿強烈起來,一張盤賣五元,賺一元。但是他要她十元,多的那份,算是心理補償吧,他心裡暗暗這樣解釋著。
              周一,中西美學比較的大課,姚盛林低著頭努力記筆記,旁邊有人拉他袖子,喂,我見過你。
              姚盛林回頭,就看到一張笑著的臉,那臉還在說,我見過你,你賣給我光盤,不過你的價錢好像比別人的貴好多。
              姚盛林尷尬地笑,很無奈地說,那我退你五元吧。他不能讓同學知道,自己居然在賣盜版光盤,於是有瞭把柄在她手裡。
              但是她拿瞭他的把柄脅迫他,不如這樣,那五元錢你不用退我,你請我吃飯怎麼樣?
              學校門前的小店裡,吃蓋澆飯的人擁擠如潮,坐下來,姚盛林點瞭一份土豆絲蓋飯,一份牛肉蓋飯。飯菜上來,他小心地將牛肉蓋飯推過去,看到她眼裡有小小的鄙夷。
              這飯我結瞭吧,不過,你要幫我一個忙。她也很聰明,看出瞭他的窘迫。
              先做我男友吧,一百天就行。
              姚盛林手裡的筷子差點掉下來,仔細打量,她亦是明艷動人的女子,不帶有半點兒饑不擇食的樣子,剛剛認識怎麼會有這種想法?
              沒想到她卻很認真地看著姚盛林,行,還是不行?咱們隻是做做樣子,別害怕,你不會失身的。
              姚盛林覺得自己遇上瞭一件很好玩的事。
              ■ 二
              事情果然很好玩,第二天,她便帶瞭道具過來,衣服,包,然後就帶他做頭發。
              她像一個小老太太一樣嘮叨,姚盛林覺得很舒服。是啊,多久都沒人管過他瞭,突然間有瞭這麼一個人管束,多好。
              但總歸是有疑問的,那就是她的動機。為什麼偏偏要他做一百天男友,為什麼偏偏是他?
              問過她,她總是笑而不答,問得急瞭,回一句,我喜歡你行瞭吧。
              姚盛林不敢相信,他們萍水相逢,素不相識,怎麼談得上喜歡?
              她惡聲惡氣地說,再問,再問就不跟你玩瞭!
              姚盛林竟然很喜歡她這種語氣。兩個人逐漸熟悉,也逐漸陌生。這種感覺在姚盛林的日記本裡記著,我可能愛上她瞭,可是她漂亮,她富有,這怎麼可能?她父親是個有錢的大老板,開著寶馬,自己是個窮小子,即使是畢業瞭,也未必能找到工作。
              萬聖節,學校裡舉辦瞭一個派對,每個人都戴上面具,分不清你我。整個舞會姚盛林都被幾個女生包圍著,幾乎沒有機會逃出來。
              但最後逃出來的姚盛林是沮喪的,他說,他不玩瞭,因為那些女生對他說瞭一句話,而話裡有姬絲的名字。真是很可怕的一件事。
              姚盛林打電話給她,淡淡地說,別玩瞭好嗎?她在電話裡沒心沒肺地笑著,說什麼呢你。你覺得很好笑是嗎,可是作為賭註,我覺得太不開心瞭,真的。
              你聽我解釋……
              姚盛林重重地扣瞭電話,不需要什麼解釋。不過十幾個無聊的女生開的玩笑罷瞭,說如果半個月之內,姬絲可以把一向高傲的姚盛林拐到手做男友,那些女生就會給她買一瓶高級香水。多老套的一個遊戲,姚盛林想,自己怎麼就沒想到?
              ■ 三
              姬絲來找他,盛林,我真的不是有意的,我註意你很久瞭,註意到你……
              他打斷她,註意到我是個窮小子瞭對吧,註意到我可能承受得住你們這些女生的誘騙是吧。你們真是無聊,無聊到可惡。
              可說歸說,到底還是那麼多日的相處,他放不下她。看她站在門前,可憐巴巴的樣子,忍不住出來說話,他說,你到底想幹什麼?
              她破涕為笑,你原諒我啦?
              姚盛林的心裡多瞭另一種東西。他已經放不下她瞭。他想,開始就開始吧,姬絲到底是很好的,這樣想著,他心地多少有瞭一些驕傲。
              隻是他不再用她的錢,周末,他依舊出去擺自己的光盤小攤,姬絲陪他一起去,站在街邊。他凍得發抖,她舉著個烤白薯跑過來,吃吧!
              就在那個冬日的陽光裡,剝開金黃的烤白薯,姚盛林想,這就是一幅愛情的畫面吧。
              但畫面畢竟是短暫的,關於那個小謊言,在他心裡,如愛情裡的一個小墨點,怎麼看怎麼不如意。
              最後一場雪的時候,已經是早春瞭。周六的聚會來的有些突然,姬絲一個同學過生日,姚盛林沒有什麼可以贊助,就把自己的大片全拿瞭出來,說是要在吃完蛋糕之後,來一個影視大餐。
              對於姚盛林的影視大餐,大傢都很期待,看著他從皮箱裡拿出一張張盤來,擺在那裡,大片雲集,都是經典畫面。
              沒想到會出問題,或者那部DVD的性能並不太好,或者是姚盛林的盜版碟確實有問題,反正整個影視大餐中,不時出現卡機的現象。
              姬絲的一個同學不耐煩,站起來問,你是從哪裡弄來這些垃圾的?
              姚盛林覺得自己的心猛地被擠瞭一下,他看向姬絲,她卻沒看他,低著頭。
              收拾好自己的影碟,分別時,姚盛林說,對不起。她抬起頭,說,無論怎麼樣我都會在你這邊的。
              可那一刻,姚盛林已經打定瞭主意,他們的未來顯而易見,出身不同,地位不同,經濟基礎不同,未來幾乎是透明的,她不可能同他走完一生一世。
              姚盛林不再找她。她來找他,隔著門,她敲門,但他不做聲。她靜靜地站在門外,他甚至能聽到她柔和的呼吸聲。有幾次他就要開門瞭,她卻已經轉身離開。
              姚盛林覺得,心裡的那個墨點開始擴大瞭,而且漸漸影響到瞭很多東西。他告訴自己,人生應該理智一些的,這樣幸福才有預期。
              ■ 四
              慢慢不來往瞭。再往後就是畢業,考研,姚盛林想,自己可能就忘記她瞭吧。可是他總是想起冬天的街邊,兩個賣碟的孩子,拿著一塊金黃色的烤白薯。這畫面刺得他眼睛疼,有時候,整夜睡不著覺。
              於是拼命地學習,但是一有閑暇,她的影子就會自動跳出來。
              周末,他去化工學院找同學。同學忙著做實驗,他在一邊幫忙。
              同學遞給他一杯清水,要他在底部加一滴墨。做這個,他是輕車熟路,拿一支長長的滴管,吸一滴紅墨水,然後慢慢探到燒杯底部,輕輕擠出一滴。
              紅墨水在杯底悄悄擴散開來,很好看,與清水界限分明。姚盛林又有些發呆,那幅畫面又在他眼前閃現,她清涼的溫和的笑,她的白襯衣,她唇邊黏著的白薯皮兒……
              同學驚呼,你這是怎麼瞭,看讓你配的。水成什麼樣子瞭?!
              姚盛林這才低下頭來,看杯裡的水,已經混成一片瞭,原來是自己拿瞭根小玻璃棒,不停地攪拌杯裡的水,下意識的動作,讓水變成瞭混沌一片。
              姚盛林突然想到,自己就是那根攪拌棒。愛情從一開始是有墨點的,如果慢慢沉淀下去,還是清水一杯,可是自己就是忘不瞭那個墨點兒,有意無意地總是攪一下,碰一下,結果慢慢擴散,最後的愛情,也就像那杯水一樣,隻有倒掉瞭。
              其實愛情是看不穿的,正如他現在想,他怎麼就認定那個陪他站在冬天的街邊叫賣光盤、吃烤白薯的女孩子,不會陪他一生一世呢?那一汪倒掉的面目不清的水,正是自己理智之下所謂的面目不清的愛情 .